想把トド松吃掉的小喵Star

=小喵Star,是松沼/齐灾里挣扎已久的咸鱼!
主混阿松/齐灾,偶尔兄坑/凹凸/MHA等
头像是@冬眠橙太太画的!
没有雷点,比较杂食。为自己喜欢的cp产量
扩列通道:1919163306(时差党,长弧抱歉)
6/15号开始尝试日更
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文手!
慢慢培养自己的画技ing!
特别垃圾√慎fo√

自家弟弟变成兔子了怎么办?在线等,急!(1)

*重度ooc

*是all椴!all椴!all椴!

*无脑日常,没什么剧情

*智障全员崩坏玛丽苏小破文

没问题的话go


当椴松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茫然的。

————

那是一个凌晨,在日本生活的普通少年被厚重的被子压的喘不过气来。他连忙坐直爬到床外,头上不知有什么奇怪的东西碰到了躺在一旁的空松,吓得全身一抖,期待着自己不会吵醒那烦人的尼桑们。

等他好不容易爬出被窝的时候才觉得有什么不对。伸手一摸,毛茸茸的。

“我靠啊啊啊啊啊啊啊!”

只见椴松连忙捂住嘴巴,死死的盯着前方的兄弟们。在看到一松起来的身影后松了口气...

不,等等等等!一松???

不会吧不会吧一松尼桑竟然被我吵醒了我的天他会不会用什么黑魔法变身攻击杀死我啊怎么办啊呜呜呜....

少年缩在角落里抱着头胡思乱想着。等他再睁眼的时候就发现一松尼桑早就睡倒下去了。

难不成...没发现?!

椴松在心中暗喜,赶紧退步开门悄悄离开卧室。准备去厕所好好研究一下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结果还没走两步路就软着腿回到了卧室门口。小心翼翼的发着抖坐在地上。

深更半夜的让全世界最可爱的人独自上厕所简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Totty暗想,蹲在地上默默的抱着膝盖。

完了完了完了现在头上还有着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坐在地上屁股那还不知道长了个什么搁着难受。也不知道自己尚未经人事的**还在不在。

卧槽不会吧...难不成真不在了...老子还没破处呢我这辈子活着的意义就这么消失了???

就在他这么思考的时候,肩上不知何时多了个什么东西。他还没反应过来耳边便传来响声。

“你是谁。”

黑暗中的少年吓得往后一蹬,睁着眼睛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人。

“呜啊!!什么鬼东西了啊!!快点走开啊!”

眼前人看着他害怕的样子,摸黑打量了一下他的衣服,试探性的说了一句

“椴松?”

少年听到声音后抬头。

“一松..尼桑?”

“椴松,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不知道..”

椴松紧张的缩在角落里,期待着眼前人不会注意到自己的异常。紧接着他看到自家尼桑慢慢走了过来盯着他脑袋上的东西问。

“你头上的是什么东西?”

“唔啊?不不没什么一松尼桑...”

他蹲下身慢慢的朝椴松走去,伸出手准备碰弟弟耳朵上的东西。

椴松在看到一松的动作后连忙往后躲,但背后早已缩在角落里毫无退路了。他脸上滴滴答答的全是冷汗,浑身都在颤抖着。

“兔子..”

一松在碰到那东西之后小声嘀咕道。

“什么..兔子?”椴松疑惑的问,看到一松不安的眼神感到惶恐。

一松沉默了一会儿,随后便开口道

“椴松,你去厕所看看。”

“欸...怎么了啊”

一松皱了皱眉,冷着脸把椴松从地上领起来拉到厕所。

在进入到厕所之后,一松打开了灯光开光,原本昏暗的厕所瞬间就明亮了起来。一松把椴松推到了镜子前,默默的站住一旁观察着弟弟的样子。

镜子里的椴松头上有对长长的耳朵,几乎快高过了椴松的脑袋。白色的绒毛在头顶一抖一抖的,淡淡的嫩粉色若有若无的残杂在洁白的绒毛里。再往下,便是椴松红红的眼珠。那看似危险的红光此时却散发着恐惧的光芒。嘴巴也从原来的w字嘴变成了更加可爱的三半嘴。

椴松看着自己,震惊的完全说不出话。他转头看向了同样疑惑的一松,他此时也在默默打量着自己。这时椴松才发现自己突然比一松矮了很多,原本差不多的身高现在却连他胸膛都没到。只到了一松肚子的位置。

“一,一松尼桑...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一松沉默着叹了口气

“我也想知道啊。”

两人都心照不一各怀心事的默默低下了头。随后椴松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说。

“那..一松尼桑..”

“嗯?”

“你能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哥哥们吗”

一松用着一脸“你是智障吗”的眼神看着椴松。

“你觉得他们有可能不会发现么?”

椴松听完后懊恼的蹲下抓了抓脑袋,思考着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结果却突然感受到了屁股上被人触碰的奇怪触感,像木头人一样哗的愣住了。

“这是什..”

“唔啊啊啊!!一松尼桑你在干什么啊!!”

一松闻声皱了皱眉,看着椴松红彤彤的脸颊。

“啊..我只是有点好奇而已。”

“那也不能随便摸别人的屁股啊喂!一松尼桑你怎么能这样呢!”椴松边说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屁股,然后他就碰到了一个鼓鼓嚷嚷的东西隔着裤子的布料顶在那里。

“我靠这是什么东西啊!!!”

此时椴松的内心是崩溃的。

一松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张开嘴说道

“要不你把裤子脱下来看看吧。”

“不要!”

“为什么?”一松不解的问道。明明都在一起生活了20几年了,一起睡一起洗澡一起换衣服一起撸都有过。 为什么会突然表现的那么...

“那个,也不是因为什么了啦。就是觉得屁股上突然长了个东西自己看到的话一定会超级害怕。而且...”

“而且?”

椴松看着他闪着紫光的黑色眼珠,随后又偏过头:“嘛,也没什么其他的了,就是这样。”

一松皱了皱眉,心里有点难受,就像被绳子来来回回缠住了一样。果然还是因为自己是个垃圾吗...

那么既然这样的话,何妨不再表现的垃圾一点呢?

_________________TBC__________________

结果那是个痔疮哈哈哈哈哈bu

评论(4)
热度(32)
© 想把トド松吃掉的小喵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