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把トド松吃掉的小喵Star

=小喵Star,是松沼/齐灾里挣扎已久的咸鱼!
主混阿松/齐灾,偶尔兄坑/凹凸/MHA等
头像是@冬眠橙太太画的!
没有雷点,比较杂食。为自己喜欢的cp产量
扩列通道:1919163306(时差党,长弧抱歉)
6/15号开始尝试日更
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文手!
慢慢培养自己的画技ing!
特别垃圾√慎fo√

【速度松】吻

又名人渣长男和垃圾撸松的恋爱史

*cp为速度!是速度!是速度!OsoChoro!

*垃圾幼儿园文笔,重度ooc。纯属爽文。

*番外小剧场是末松小天使们

*可以的话,go!

--------------------------

轻松是在一场噩梦之中醒来的。

其实也说不上什么噩梦,他只是...梦到了自家长男交到女朋友了而已。

轻松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心情,但和知道十四松有女朋友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太奇怪了。

他翻了个身,把架在自己的身上脚给踢了回去。长男在睡觉的时候总喜欢到处乱踢,烦的要死。

被人踢的长男不自然的动了一下,最后把头对着轻松转了过来。

“噗,刻..” 轻松突然不自然的往后向十四松那边退了几步,咳嗽了两声。长男突然的靠近让轻松措手不及。联想到刚刚的梦境又有点生气。他悄悄的把头凑到了长男脸上,静静的盯着他的表情。

凑了这么近才发现,长男睡觉的时候是真的安静。睫毛长长的,微微扑闪着。就像羽扇一样。嘴角悄悄上扬,不知究竟梦到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头发全部随着长男侧睡的方向倒去,每一根发丝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有点油了,长男今天肯定又没有洗头。

轻松突然笑了一声,又往他脸上凑近了一点。

长男均衡的呼吸打在轻松脸上,弄得他痒痒的。不光是脸蛋,心里也在有点变扭的痒。

好可爱。轻松鬼使神差的想着,慢慢的把自己的三角嘴靠近长男柔软的嘴唇。

“波” 就在轻松碰到长男嘴唇的时候,轻松被自己的举动吓了一大跳。连忙往后退了几步。弄得身后的十四又往旁边睡了一点。

应该,,,没有醒吧。轻松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烫烫的,还有点属于长男的人渣味。

轻松呼了口气,假装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的回到自己的枕头上开始睡觉。虽说的确是闭着眼睛,可脑子里还全都是刚刚和长男亲嘴的样子。

好近好近,就连长男挂在嘴边没洗好脸的蛋糕渣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柔软的触感让轻松欲罢不能。

完了,这尼玛是毒品吧。轻松狠狠的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试图把他脑海里的长男给打出去。

轻松翻了个身,对着长男的脸。仔细的看着自己的哥哥。心里不知怎么又开始痒了起来。

就一次。最后一次。轻松对自己说,嘴唇又开始靠近长男的脸蛋。触碰到长男的嘴唇时,轻松紧紧的闭上了眼。等他想退出去的时候,自己的头突然被一只大手压着。另一手环着自己的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个舌头就擅自撬开轻松的牙齿开始侵略起轻松的嘴巴。

“唔” 轻松开始挣扎起来,可眼前人力气也不小。死死的定住轻松,眼睛缓缓的睁开,闪着红色的危险光芒。

那人的舌头放肆的在自己嘴巴里搅动起来,舔过牙龈,找到了自己藏在喉咙前的舌头。微微一勾,两个舌头便纠缠在了一起。发出滋滋水声提醒他们现在在做的事情。

轻松的脑子现在完全是空的,他闭着眼完全放弃了挣扎。任由自家人渣长男玩弄起自己的舌头。

终于,在轻松快要窒息的时候,长男放开了他。他连忙大口大口的开始呼气,并一脸怨恨的看着自家长男。

小松仿佛是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似的笑了笑,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搓了搓鼻子

“嘛..是谁让我们家撸松先调戏我的呀。”

去死吧长男!轻松在心里默念,嘴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刚刚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他现在脑子仍然很乱,什么也想不到,也不想去想。

“如果轻松喜欢的话,我也不建议在做一次哦~”

轻松看着小松不怀好意的眼神低下了头,试图掩盖住自己红到不行的脸颊。于是小松就当他是默认了,捧起了他的头又开始吻了起来。

长夜漫漫,街道上的木屋里。一红一绿的两个身影。迎着皎洁的月光静静开始交缠。

—————————————————

末松小番外

第二天早晨

椴松:当我是傻子吗??光明正大的在我面前搞长男他们也太放肆了吧???

十四松:... ...

椴松:总有一天我要杀死他们这对垃圾情侣。

十四松:... …

椴松:十四松尼桑你不说点什么吗?今天的你好安静哦。

十四松:...其实我也...一直都是醒着的。

椴松:(惊讶)厉害了十四尼桑!

十四松:轻松哥哥还打到了我..两次qaq

椴松:(摸他头试图安慰)总有一天你也会有女/男朋友的。

十四松:谢谢你Totty!!!

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

评论(6)
热度(52)
© 想把トド松吃掉的小喵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