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把トド松吃掉的小喵Star

=小喵Star,是松沼/齐灾里挣扎已久的咸鱼!
主混阿松/齐灾,偶尔兄坑/凹凸/MHA等
头像是@冬眠橙太太画的!
没有雷点,比较杂食。为自己喜欢的cp产量
扩列通道:1919163306(时差党,长弧抱歉)
6/15号开始尝试日更
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文手!
慢慢培养自己的画技ing!
特别垃圾√慎fo√

【ABO色速末】我们今天仍然不知道六字的性别是什么(2)

*ABO设定,不懂的请去百度。还是不懂请私信我。

*多cp向。13 24 65(请各位大佬们看清攻受,以防踩雷)

*虽然cp是固定的色速末,但难免还是会有其他人物一起聊天互动,重度雷者请慎看。

*目前不公布谁a谁b谁o,以防剧透。

*AO, AB, BO有,雷者慎入

*再把前面几条看几遍。

*可以的话,go \(^o^)/


前文链接(下一章在文章末尾处)👇

01  你在02

***

“空松。”小松单手撑着自己脑袋,另一只手摇摇晃晃的拿着酒杯问,“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

“啊?”喝的半醉的蓝色家伙疑惑的睁大了眼睛,“你是说酒味?”

“不不不,就是,有种....甜丝丝的味道?”

空松打了个哈欠,“没有啊。”

“哦好吧,那可能是我闻错了”长男抓了抓脑袋。

空松晃动着脑袋,看了看自己喝的烂醉的兄弟们。

“时间不早了,小松我们赶紧回去了吧。” 他说。

“没事,反正我们明天也没事干,再多待一会儿也没关系。”小松笑嘻嘻的说道。

空松皱了皱眉,看了眼坐在远处正和椴松聊天的一松一眼,“还是早点回去了吧。”说完空松便穿好了外套。

小松沉默了一会儿,随后也嚷嚷着的念叨走了走了。其他兄弟们看了眼准备回家的长男,也纷纷吃完了最后一口关东煮便回家了。

豆丁太:**你们还没付钱呢!!

***

“空松尼桑”椴松关掉了刷Twitter刷到一半的手机,在其他兄弟们上楼的时候叫住了次男。

此时次男还有点晕转转的,“怎么了?椴松弟弟。”

椴松没理他,只是静静的在一楼找到了一个安静的小角落并示意他过来。

空松也跟着他乖乖照做了,“怎么了?”。空松压低了声音,问。

“那我就直接问了。”椴松咪了眯眼。“一松是O对吧。”

空松很明显的愣了一下,不知是因为酒精的原因还是其他什么,他的脸正闪着诡异的红晕。随后有点心虚的望向远处。“你在说什么呢椴松,哈哈...”

“我闻到他的信息素了。”椴松面不改色的说道,“是雨水味,挺适合他的。”

空松沉默着看着自己最小的弟弟。

“你早就知道的对吧,空松哥哥~”椴松笑了笑。

“请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

“都是兄弟吧。知道性别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的吧。”椴松又打开了手机,满不在乎的嘟着w型的小嘴,“空松哥哥为什么要拼命护着一松哥哥呢。好偏心哦~”

“也没有护着。”空松突然温柔的笑了笑,“只是,我想一松他应该不想让其他人发现自己是个Omega吧。”

当知道他是Omega后一定会有很多人注意到他,好的坏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在他身上。这么可怕的事情,不仅是一松,空松怎么想也绝对接受不了的吧。

“你还真是护着他。”椴松笑了笑,随后起身往陈旧的楼梯那边走去。“不说了,睡觉去吧。”

“那你...”

“放心。我不会跟其他人讲的。” 椴松被对着蓝色的家伙,让人看不清他的脸。

空松点了点头,然而还是没有任何移动,于是末子便自己先行上了楼,留下空松独自站立在角落之中。

真想知道一松身上的雨水是什么味道啊...

***

轻松此时的心情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他身为一名Omega,身边还有一个Alpha睡得正香。即使是兄弟,AO还是有别啊!!!
关键现在长男还正肆无忌惮的散发着自己对Omega来说致命的信息素。

轻松拼命捂着自己的鼻子,背对着小松。可这丝毫不能阻挡身旁人释放的信息素气味。

轻松已经稍微有点晕转转的了。

这个味道,好像有点烤焦的感觉。是...烟?轻松皱了皱眉。

其实说实话,轻松有点轻微的洁癖。他最受不了的味道便是烟草味了。可旁边睡着的人正浑身散发着烟草的味道,他却怎么也讨厌不了。

不行。轻松艰难直起身子,制止着自己将要竖起来的小帐篷,惦着脚抱着枕头就往门外跑。

我靠靠靠靠。我tm宁愿去厕所睡一晚上也不要再和这个垃圾Alpha共处一室了!轻松眨巴眨巴眼睛有点绝望的想着。

看着眼前好像快要脱落的黄色墙纸,一条一条白色竖横零碎的墙纸随意的贴在老旧的墙壁上。轻松只觉得十分心烦。

“轻松?” 不知从那里来的声音让轻松清醒了一点,连忙回头一看。

“空松?”

轻松吓得跳了一下。随后想到空松是个B,不会闻到自己身上的味道便安心了不少。

空松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下轻松,“轻松,这么晚...你是去哪里啊?”

“我,我只是去上个厕所啊。”轻松心虚的把枕头捏的皱巴巴的藏到了自己身后。

好在空松也没再为难什么,便往睡觉的卧室走去。

“哦对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请跟我说。”空松突然语重心长的说,“还有,一松在一楼的客房睡觉。”

“啊?哦。好,好的”轻松一脸茫然的回答,点了点头。

等空松进入房间里后,轻松才后知后觉的想着刚刚空松说的话。

???

怎么总觉得最近大家都有点不对劲啊???

*TBC*

卡拉可真是温柔啊QAQ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89)
© 想把トド松吃掉的小喵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