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把トド松吃掉的小喵Star

=小喵Star,是松沼/齐灾里挣扎已久的咸鱼!
主混阿松/齐灾,偶尔兄坑/凹凸/MHA等
头像是@冬眠橙太太画的!
没有雷点,比较杂食。为自己喜欢的cp产量
扩列通道:1919163306(时差党,长弧抱歉)
6/15号开始尝试日更
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文手!
慢慢培养自己的画技ing!
特别垃圾√慎fo√

【ABO色速末】我们今天仍然不知道六子的性别是什么(3)

*ABO设定,不懂的请先去百度。还是看不懂的请私信我。

*多cp向。13 24 65(请各位大佬们看清攻受,以防踩雷)

*虽然cp是固定的色速末,但难免还是会有其他人物一起聊天互动,重度雷者请慎看。

*目前不公布谁a谁b谁o,以防剧透。

*AO, AB, BO有,雷者慎入。

*再把前面几条看几遍。

*可以的话,go \(^o^)/

前文链接(下一章在文章末尾处)👇

01  02  你在03

***

“一松?” 轻松垫手垫脚的来到了沙发旁,看着一坨乱糟糟的头发,问:“你怎么睡在这里?”

眼前那人听到声音后便动了起来,弹出了半个脑袋,还闪着困意的眯着眼看着眼前浑身散发着蛋糕香的家伙儿。

“啊?”

***

空松静悄悄的打开了卧室了门,摸着黑找到了自己的床位。看着右边空荡荡的身影莫名感到伤感。

抬头瞅了一眼架子上的闹钟,凌晨2: 30。明明都已经这么晚了,自己却依然毫无困意。

仍然记得好几个小时前自己不小心看到一松检测报告单是的情景。

一松那惶恐以及愤怒的表情是空松曾经没有看到过的。一松居然在害怕。

“我警告你!不准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几乎是命令的口吻。使空松完全无法拒绝。于是自己立马就紧张的疯狂点头答应了下来。并连忙张嘴想说点安慰的语句。可眼前紫色的家伙连理都没有理那家伙就气哄哄的走开,坐到了远处角落里。

又要被讨厌了吧,空松心想道。被最讨厌的哥哥知道自己是O这件事,换作是谁都不会好受的。

空松气恼的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狠狠了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到底,到底该怎样才能让一松不讨厌自己呢。

***

两人经过十几分钟的干瞪眼之后,决定今晚先睡在了客厅。轻松在储物柜里找到了一个人形大小的旧床垫。他将就的把垫子放到了沙发旁在地上,躺上去就闭着眼准备先睡了。也没再跟一松再多说什么,反正一松自己也肯定不会找自己说话的。

“轻松。”

艹。不该立flag的。

“怎么了”轻松把头转了过来。

“轻松你其实是个Omega吧。”

虽说Omega的信息素不会影响到其他Omega发情什么的。但同性之间的气味还是可以闻出来的。

轻松以外的不怎么惊讶,“恩,你怎么知道。”

“闻到了。”一松捏着鼻子说,“超级甜的味道,甜到憨人。有点难闻,拜托请收起来一点。”

……

真有那么难闻?轻松像猴子一样下意识的闻了闻自己的手臂。甜甜的,也没有一松所说的那么不堪。

“哦,好吧。”轻松揉了揉脑袋。“我也没有故意释放信息素什么的,不知道为什么气味会这么浓。对不起了。”

“也没什么。”

沉默,又陷入了“现在应该说点什么但就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气氛当中。

“那...一松你其实也是Omega吧,否则干嘛无缘无故的跑到楼下睡。” 轻松挠了挠脸蛋小声道。

一松的脸几乎是在同一时刻瞬间发黑,可怕到不行。就好像一只发怒的米老鼠。

轻松知道,自己踩雷了。

“对不起一松!我不说了!我们今天还是赶紧睡了吧!” 说完轻松就一个翻身把自己埋进了刚刚在柜子里找到的还没洗干净的被子里,“晚安。”

一松沉默了一会儿,随后也还是叹了口气转过身悄然说道,“晚安。”

“明天还是一起去医院一趟吧。”轻松背对着沙发上的人楠楠道。

“恩。”

***

昨天那一晚大家睡得都不怎么舒服。楼上的小松打着呼噜,十四松练着武术。空松整晚想着自家四男。而椴松又在不到四点的时候起床在手机上看电视剧,让人完全无法睡觉。

楼下的情景也没好到哪里去。一松大半夜的从沙发上掉了下来,开始抱怨道轻松味道太重。轻松盖着个被子也臭哄哄的,弄得他全身不舒服。听一松这么说他就直接把被子扔到了一松脸上。这一扔可不得了了,两个Omega直接跳起来互相开怼,看见什么扔什么。什么玻璃杯装饰瓶,空松的墨镜哗啦哗啦的都碎了一地。好在Omega的体力不是那么旺盛,两人没过多久又累倒在地上睡了过去了。

第二天当最早起来的十四松踏入卧室的时候还以为是家里进贼了差点没报警。

“所以说,尼桑们到底在楼下干了些什么” 椴松愁眉苦脸的看着正跪在地上乖乖认错的年中们,就差没拿把40米大刀严刑处罚了。

“对不起。”

卡拉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碎了一地的黑色三角墨镜,神志不清的自言自语着,“我的墨镜墨镜啊墨镜啊...”

“... …”

一片死寂。一松还时不时断断续续的嘲笑声。

就在椴松准备接着教训哥哥们的时候,楼上却传来了脚步声。

“啊啊啊,今天下面怎么这么吵啊。” 木质的楼梯发出咿呀咿呀的噪音,红色懒洋洋的人影正伸着懒腰打着哈欠的往下走。

直觉告诉轻松,一定要在长男到来之前离开这里。

”那啥“ 轻松连忙跳起来拍了拍自己跪的有点久的膝盖,二话不说拉起一松的袖子就往门外跑。”我和一松先出去一下!等会儿拜托各位帮忙收一下客厅!阿里嘎多!“

待材木好不容易消化刚刚还正跪着的两人消失前说的话语后,便听到了小松的说话声。

“我靠!客厅怎么变成这样了。”小松睁大眼睛的张嘴说道,随后好似又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似的连忙跑到了角落的柜子旁。

紧接着材木就听到了世界上最最惊天动地最最可怕最最吓人的惨叫声。

“我的玻璃盒怎么不见了?!”

*TBC*

总感觉最近几章写的好乱啊,果然前面应该先认真的打打大纲啊...

发现前三篇谈的大部分都是色松和速度。不过各位末松girls & boys们

莫要着急,后面一定会单独谈谈末松的感情线的!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72)
© 想把トド松吃掉的小喵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