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把トド松吃掉的小喵Star

=小喵Star,是松沼/齐灾里挣扎已久的咸鱼!
主混阿松/齐灾,偶尔兄坑/凹凸/MHA等
头像是@冬眠橙太太画的!
没有雷点,比较杂食。为自己喜欢的cp产量
扩列通道:1919163306(时差党,长弧抱歉)
6/15号开始尝试日更
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文手!
慢慢培养自己的画技ing!
特别垃圾√慎fo√

【ABO色速末】我们今天仍然不知道六子的性别是什么(5)

*ABO设定,不懂的请先去百度。还是看不懂的请私信我。

*多cp向。13 24 65(请各位大佬们看清攻受,以防踩雷)

*虽然cp是固定的色速末,但难免还是会有其他人物一起聊天互动,重度雷者请慎看。

*目前不公布谁a谁b谁o,以防剧透。

*AO, AB, BO有,雷者慎入。*再把前面几条看几遍。

*可以的话,go \(^o^)/

前文链接(下一篇在文章末尾处)👇

01  02  03  04  你在05


***

“请问先生是第一次来Omega科检查吗”走在前面的长发护士头也不回的问道。

轻松抓了抓脑袋,“是的是的!”

那个护士点了点头,“好的,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来问我。”说完便走到了一个洁白的大门前,并推开示意轻松进去。

“请问,这是要干什么啊?”轻松小心翼翼的进到了房间里,看到旁边有一排字,“Omega体检室”上面写道。

轻松看到了一群医生大夫正专心致志的整理着各种表格文档,各种针管棉球洒落在桌子上。以及轻松完全不懂的医药用具。在往前看,房间的中央里放着一个有点像盒子的巨大仪器,形状和大小正好可以塞下一个人。在盒子的正上方有个巨大的扫描仪,扫描仪旁边还有各式各样像天线一样的东西朝房间外指去。不过那个东西是透明的,所以在旁边的人都可以看到盒子里面。

那个长发护士告诉他,中间那个巨大仪器会扫描你的的属性,信息素,以及其他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是为了帮助Omega找到最适合的抑制剂以及保养方案。

反正轻松是听的晕转转的。只好一个劲似懂非懂的点头。

“那么小伙子请赶紧躺进来吧,马上就要开始扫描了。”一位看着长得比较像圣诞老人的大夫走了过来,对他说道。

于是轻松便小心翼翼的爬进了那个仪器里躺平。轻松才左脚放进去躺平不到两秒钟那个盒子便自动关上了。两分钟过去了,身旁的医生护士在他头顶上缓缓走过,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轻松刚想开口问一下,一阵阵像水一样的液体就开始往仪器里灌。

“我靠,这什么东西!”

轻松吓得半死,在盒子里喊来喊去的。无奈这东西隔音太好,声音传不到外面,有几个护士看到轻松惊恐的样子也只是了冷漠的转回头,仿佛没有任何异常。

轻松在仪器里左摇右摆的试图不被那水给淹住,可并没有什么效果。那水进入的速度反而越来越快,突如其来的窒息感让轻松感到窒息。完了,现在水已经淹没轻松的头顶了,可怜的小轻松脸都快憋红了。意识慢慢开始消散,自己眼前的大夫是什么表情,扫描仪的数据又在显示什么。他已经完全看不清了,也不想再去想了。

好困啊...轻松闭上了自己小小的眼睛,放弃了挣扎。

等再度有意识的时候,旁边早已不是什么医院。身旁的大夫医生小姐姐全部不见了,剩下的只有无尽的黑暗。

我这是在哪里?

轻松半跪在地上,茫然的看着前方。

我这是,死了吗?

轻松张开了自己的双手,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他抬起头,在看到远处闪烁着红色的微光时,颤抖着开口。

“おそ松,兄さん?”

***

“别打了别打了!我认错还不行吗!”小松揉了揉自己被打肿的伤口,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弟弟们。

“活该,谁让你骗我们的。”椴松在一旁嚷嚷道,若无其事的看着手机。

“嘿嘿,对不起啦”小松调皮的伸个舌头,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当他这样子撒娇的时候就是兄弟们最拿他没办法的时候,“不过我也没有怎么骗你们啦!那张票里面的确有钱呢!”

空松把那被椴松撕得粉碎的一团纸屑拿到小松面前,“哦。要用自己拿去。”

“哇啊啊啊!连空松都变得那么冷漠啊!好可怕哦!”小松夸张的长大了嘴巴,假装很冷一样,“不过那里面的确还有除了优惠券意外的东西不见了。”小松都起嘴委屈的说。

“哦,是不是又一张1000万中奖彩票?”椴松翻了个白眼。

“没有啦没有啦!是两个...玻璃球。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到。”

“玻璃球有什么好找的嘛”椴松嚷嚷道,“反正我是没有看到。”

“什么!玻璃球吗?!”十四松连忙掏出了两个已经坏的不成样子的棒球走到小松面前,“是这个吗?”

“不是啦十四松弟弟。”空松无奈的拍了拍十四松的头,然后在注意到椴松突然变得寒冷的眼神后连忙收回手。“是玻璃球,玻璃做的球。不是棒球”

“哎”小松叹了口气,随后又在乱七八糟的房间里一点一点的找着自己的玻璃球。

“到底在哪里呢...”

“チョロ松。”

***

医院的交谈声,孩子的哭声,机器的报数声,一点一点的环绕自己的耳边。

烦人,烦人,真是烦人。

死吧,死吧,都给我去死吧。

一松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耳朵,紧紧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厕所的空气并不怎么好,依稀的雨水味伴随着厕所消毒水的味道变得更加潮湿刺鼻。破烂不堪的灰色墙壁全是小孩子涂鸦的印记。洗手台上全是水和灰尘,仿佛已经十几年没人清理过了。

一松蹲在厕所最里面的杂物柜里,强忍着发情的不适。期盼着这小小的空间能阻挡住自己正源源不断飘出的雨水味。

枯燥,潮湿。一点都不像是一个Omega的信息素。就算是发情了也丝毫没有一个Alpha会心动。

疼痛已经逐渐变得麻木了,身体上的不适也渐渐感到习惯了。尽管自己身下已经湿的不成样子,全身都在叫嚣着被什么填满。自己却还是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好难受,这种从来没有过的感受此时在狠狠的折磨自己。就像有个人拿了把摸着情欲的刀,一点一点的刺进自己脆弱的玻璃心之中。

坚持不住了。一松绝望的闭上眼睛,牙齿狠狠的咬着意识开始消失。

或许,就这么一直折磨着自己也好。

完了,他念叨着。意识慢慢的消散。自己眼前的究竟是什么也完全看不清了。

可能自己是第一个因为发情而得不到满足的Omega吧。一松笑道。

*TBC*

这章年中真惨ww

发现剧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呢嘿嘿嘿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93)
© 想把トド松吃掉的小喵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