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把トド松吃掉的小喵Star

=小喵Star,是松沼/齐灾里挣扎已久的咸鱼!
主混阿松/齐灾,偶尔兄坑/凹凸/MHA等
头像是@冬眠橙太太画的!
没有雷点,比较杂食。为自己喜欢的cp产量
扩列通道:1919163306(时差党,长弧抱歉)
6/15号开始尝试日更
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文手!
慢慢培养自己的画技ing!
特别垃圾√慎fo√

【色速末ABO】我们至今仍然不知道六子的性别是什么(8)

*ABO设定,不懂的请先去百度。还是看不懂的请私信我。

*多cp向。13 24 65(请各位大佬们看清攻受,以防踩雷)

*虽然cp是固定的色速末,但难免还是会有其他人物一起聊天互动,重度雷者请慎看。

*目前不公布谁a谁b谁o,以防剧透。

*AO, AB, BO有,雷者慎入。

*再把前面几条看几遍。

*可以的话,go \(^o^)/

前文链接(下一篇在文章末尾处)👇

01  02  03  04  05  06  07  你在08


***

现在这空荡荡的大屋子只剩下长男,末子,以及身旁正刷着棍子的十四松还在。

小松懒洋洋的 打着哈欠看着不知名的小黄书。

椴松依然趴在一旁看着手机,一上一下的摇晃着自己的脚丫。

十四松正傻傻的站在旁边把棒球杆挥来挥去的。

“好无聊哦~” 椴松嘟嚷着小嘴念叨着,看了眼还在挥杆的十四,刚想继续看手机,脑子里却突然跳出一个想法。

“呐,我说”椴松站了起来,轻轻笑了一下,又拍了拍十四松的肩膀。“十四松尼桑要不要陪Totty出去逛逛啊~”

“什么?出去逛逛!好啊好啊!我们去哪里玩啊?” 十四松张着嘴夸张的笑了笑,继续挥舞着自己的棒球杆,“可以去打棒球吗?”

椴松捂着嘴轻笑了两声,“可以哦~那我们就去打棒球吧。”

“耶!太棒了!可以出去玩棒球了!”十四松笑着,并开心的搂住了身旁的弟弟。

坐在一旁的长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要一个墨镜。

“那小松尼桑!我和十四松尼桑就先出去了哦” 椴松对小松一个友善的wink,便迅速拉着十四松出了门。

“啊..”小松望着眼前空空的房间,小声说道,“好的。”

又只剩我一个人了啊...

***

空松没有听清一松在说些什么,只是束手无策的站在一松旁边。看他突然哭了起来着急的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只好一个劲的给一松递纸巾。问他怎么了。可空松得到的回答却是一松响亮的一巴掌。

所有在房间里的护士医生都把头转了过来,盯着他俩人。

空松整个人都茫然了。 呆呆的看着眼前正皱着眉头,眼泪直流,咬着牙齿的家伙狠狠瞪着自己。

“一...一松?”

“你个混蛋臭松!”一松摇摇晃晃的下了床,狠狠的拉着眼前人的领子。大声吼着,“为什么你要来这!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为什么!”

空松低下头,搭在裤子两侧的双手紧紧握着。他抿着唇,想在安慰一下一松的情绪。可自己脑里突然涌出的委屈感,气愤,不甘,不解就像漏气的气球一样的不许他再这么做。

他一下子握住了眼前人还拉着自己领子的手。力道大的差点把他手给扯断。

“你知道我是花了多少功夫才找到你的吗!我干嘛这么拼命的保护你?帮助你隐瞒你是个Omega?!凭什么?就凭你是我的弟弟吗?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想问为什么我每次对你这么好你都要这样子对待我?要不是我找到了你!你早就被一群Alpha强x了!!!”

一松愣住了,他,他之前不是这个意思的。

一松只是想问他怎么找到自己的而已。可不知怎么的,说出口的话语却变了味道,原来一张张毫无危害力的纸条却突然变成了一把把锋利的刀子,刺进了蓝色松的心里。

他原本以为自己无论怎样对待空松都没关系的。因为,那可是空松啊。是无论怎样说话,怎样被对待都能笑嘻嘻的傻笑没关系的家伙。可直到今天他才真真正正的感受道,空松,也是个有底线,会生气的人。不是一个只会纵容他人的玩偶,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他撇过头,试图把自己的手抽出来,缺发现眼前人力气打得不行,自己的手完全无法移动。

“对不起。” 空松低着头,“我不是有意说出这些话的。”

眼前蓝色的家伙看着他逃避的视线,知道自己吓到他了。可是现在再怎么后悔也没用。只是慢慢的深吸一口气,把紫色松的手轻轻松了开来。

一松低着头,小声念叨。.

“不。”

为什么...

“你没有错。”

为什么

“都是我的错。”

为什么...

“你说的都是事实,没必要跟我道歉。”

现在依然…这么温柔的对待我?

滴答滴答。时间仿佛禁止了。除了墙上老重的钟表发出的滴答声外。所有人好似都停止了移动。这世上仿佛只剩下空松和一松两人,唯一的两人,还存在于世。

窗外令人愉悦的天蓝也不见了,只留下那灰蒙蒙的乌云。遮挡住了所有的光明。

“走吧。”空松拿起摆在旁边椅子上的外套,简单的披在了自己身上。“时间不早了,其他人要担心了。”

***

轻松突然拍了下手,敲了敲自己的手心。对啊!我怎么把这个东西给忘了!

一松去哪里了啊!!!

妈啊之前进Omega科的时候还以为他跟在自己后面才没有注意到,谁让那个科里面多了那么多可爱的小姐姐害我把一松给忘记了。不对啊我干嘛又开始怪小姐姐啊,明明是我自己的错好吗?不过到底该怎么办啊,一松那家伙到底去哪里了啊!天哪我这个哥哥也当的太不称职了吧。

啊啊啊啊啊到底该怎么办呢!居然这么不小心吧一松给弄丢了!!!

“唉?轻松?”

轻松抬起头,看到空松站在自己旁边。而在他身后的便是已经失踪好几小时的家伙。

“啊啊啊啊!!一松!我终于找到你了!!!”轻松激动的连忙跑过去,看得空松一脸茫然。

一松连忙往后退几步,有点尴尬的朝轻松笑了笑。轻松连忙兴奋的问道,“你刚刚去哪里了啊!我都没有找到你!下次又要重新预约再体检了!”

一松没有回答,倒是空松走了上来说一松只是迷路了便草草转过这个话题。

“话说,空松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这个...只是真巧路过啦。”

空松刚说完便开始往前走,领着两个弟弟回家。

轻松觉得有点奇怪,平常这个时刻空松可是会笑嘻嘻的说些痛语。今天却一言不发的往前走。就连自己问他问题时也是两句话含糊过去。

一松感觉也有点怪怪的。虽说平时话就不多,可今天却连看都不看别人。只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轻松看了他俩一眼,想说点什么。可最后还是叹了口气。

算了,既然他们不想说,那改天再问也罢。

*TBC*

一直都想写种感觉的色松。而不是一松没完没了的欺负以及空松无穷无尽的忍耐。还是爆发一下互相理解比较好啊。

ps:这张末松终于有戏份了!告诉大家一下我还没忘记末松小可爱!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66)
© 想把トド松吃掉的小喵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