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把トド松吃掉的小喵Star

=小喵Star,是松沼/齐灾里挣扎已久的咸鱼!
主混阿松/齐灾,偶尔兄坑/凹凸/MHA等
头像是@冬眠橙太太画的!
没有雷点,比较杂食。为自己喜欢的cp产量
扩列通道:1919163306(时差党,长弧抱歉)
6/15号开始尝试日更
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文手!
慢慢培养自己的画技ing!
特别垃圾√慎fo√

【ABO色速末】我们至今仍然不知道六子的性别是什么(12)

*ABO设定,不懂的请先去百度。还是看不懂的请私信我。

*多cp向,13 24 65(请各位大佬们看清攻受)

*目前不公布谁a谁b谁o,以防剧透。

*AO, AB, BO有,雷者慎入。

*再把前面几条看几遍。

*可以的话,go \(^o^)/

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你在12


***

玻璃球?总觉得好熟悉的样子。轻松低着头,在卧室里绕圈子。

究竟在哪里呢...

“轻松,你在干什么啊?”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轻松一大跳,他连忙转过头来回晃着手,“你你你怎么在这里啊!你不是刚刚出去了吗?”

“啊?对啊,我是刚刚出去了啊,可我现在又回来了啊~”那人搓搓鼻子,笑了笑,过来把手搭在自己肩上。

“反正又是去玩小钢珠了吧。别告诉我你用的都是我的钱。”穿着绿色卫衣的少年嘟着嘴不满的说道,试图把他架在自己肩上的手拿开。

“啊呀呀,被小轻轻猜对了~”眼前那人笑眯眯的,并不觉得有什么过错。

然后那人就感受到自己脸上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以及可怕的尖叫声,“我靠啊啊啊啊!去死吧人渣长男!”

被踢的人完全没有感到疼痛,反而嬉皮笑脸的笑了笑。仿佛刚才踢的人不是他自己一样,“这有什么嘛,我下次请你去看那什么喵,啊不对,丽华的演唱会不就好了。”

眼前那人瞬间停止了动作,呆在了原地,甚至都没吐槽那人念错了名字。“真,真的?”

小松看着轻松兴奋的模样,夸张的笑了起来,“怎么可能啊哈哈哈哈!你是在做梦吗撸松!”

靠。

还在笑的家伙左手擦掉眼泪,突然感到周围有点冷,起身关空调,看到的却是轻松黑到不行的脸。

“屁毛燃烧起来吧!混蛋长男!!!”轻松一边狠狠的踩着那人,一边大叫道。等看前那人快不行的时候便领着他的衣领,把他拖到了门外。

这人绝对不可能是个Omega!半死不活的长男心想道【ps.这人到现在还以为轻松是个B】

拍了拍手,锁了门,开心的哼起了小歌。轻松一脸轻松的收拾完长男后,深了个懒腰,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好好的去睡一觉吧!久违的运动了一下感觉好累。他喘着气,踏着轻快的步子朝前方走去。

夜晚的房间有点黑,轻松便走过去按下了墙上的按钮开了灯。悬挂在天花板上的灯迅速亮了起来,还有两个灯泡快要没电似断断续续的闪跳着。

等等,那是什么?轻松低下头,一个晶莹剔透的小圆球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轻松慢慢的将那个玩样儿捡了起来,握在手里来回转动。

这...不就是那个长男一直在找的玻璃球嘛?!

***

完蛋了。

椴松标准四十五度抬头望天,一道晶莹剔透的眼泪顺着眼眶留下。

是真的的完蛋了。

傍晚皎洁的月光,被模糊不清的乌云缓缓挡住,变得如此浑浊不堪。

彻彻底底的完蛋了。

椴松转过头,看着身边黄衣服的哥哥。狂风吹过,不知是因为风太大还是什么。恍惚间,他看到那人失去了笑容。

先不说自己突然擅自告白会惹多少麻烦,光是这一点估计已经把十四松吓得半死。从餐厅回来时一路上连一句话都不说,鬼知道在想写些什么。

如果,十四松尼桑拒绝自己的告白的话,估计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变得十分尴尬,或许连正常交流都做不到了。完完全全的-100分。

但是,如果十四松尼桑接受的话,那也只是身为哥哥担心弟弟的任性才答应下来的吧。毕竟自己说过”如果你不接受就永远看不到我了“这样的话语。这样不仅让自己感到反感,而且还连累到了十四松。-1000000分!

啊...本以为这天衣无缝的告白绝对会成功的,结果仔细想想才发现只不过是自己自作多情罢了。

到底该怎么办啊!椴松捂着头,闭着眼,试图把脑子里的心事赶出去。我到底干嘛要做这种OOC事情!我的人设都掉了好吗!

我就应该永远不跟十四松尼桑说的。不该让那个明亮的黄色染上任何混沌的颜色。

”Totty?“

听到哥哥正呼喊着自己,立马停下了脚步,低着头,不知该做何反应。

”我们等会儿还要去打棒球的对吧!“

说话的人笑了起来,眯着眼,脸蛋突然靠近。就像黑夜里的月光一样,亮着灯。凑在椴松的眼前。

粉色的弟弟站在了原地。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啊,十四松尼桑...“他不清楚为什么眼前那人明知道棒球场地已经关门了,还要在这么晚的时间去问自己打不打棒球,”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们明天再去吧。”

为什么,要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像平常一样问自己这么普通的问题?

“不行!”眼前那人晃起了脑袋,死死的抓着自己的衣角。有点生气的大叫道,“小椴出门前就答应过我了吧!说要来打棒球的!”

“可是...”

“Totty!”十四松抓紧椴松的衣角,抬着头,发丝因为猛烈的晃动而变得乱糟糟的。他迎着月光,脸蛋的轮廓变得更加清楚,明明已经是20几岁的人了,却还拥有着少年般的脸蛋。“你说过,你喜欢我的对吧!”

椴松愣住了,看着眼前和自己就差两厘米的家伙,咽了口唾液,“是的...”

“那Totty是不会破坏掉和喜欢的人之间的约定对吧!”

粉色的人愣住了,微微皱眉,在看到眼前人微微上扬的嘴角时,轻轻的笑出了声。

“没错哦,我的小十四~”

风缓缓吹过,十四松看着椴松的脸,椴松揽过十四松的手。两人迎着月光,十指相扣,开心的笑了出来。

今天的风,甚是喧嚣啊。

*TBC*


我是不会告诉你们我删掉了一条吻戏

评论(2)
热度(70)
© 想把トド松吃掉的小喵Star | Powered by LOFTER